【日劇】Last Friends (????????)第七話:崩潰的邊緣。
【日劇】Last Friends (????????)第七話:崩潰的邊緣。
好吧,可以更加肯定,?可的確是「性別認知障礙症」,她的苦悶已經不全然是因為美知留,更重要的,是對自己身份認知上所帶來的痛苦。
在第七話裡,編劇其實花了許多篇幅來交待?可心境上的轉變,原來這個故事,不單單祇是在講愛來愛去的愛情羅曼史,而是包含著更深層的心理層面問題,一想到這一點,我整個人就很興奮,雖然不知道編劇淺野妙子掌握的功力是否只是隔靴搔癢,還是會深入探討,而且,更令人耽心的是最後會不會如同多頭馬車般翻覆失控…
但這集我看得真的很開心,因為每個人終於有了開始前進的步伐,不再只是原地打轉而已。



小武在第六話裡的最後一刻,不顧一切地對著?可表達了自己的心意。
卻沒有想到,他這麼做,只是將?可,推到了一個更遠的位置,他與她的關係,再也回不到從前。
?可並沒有錯,她對小武的冷酷與無情,原因就只是她給不起他要的情感而已,一個無心的人,要如何迎合對方的愛意?所以小武注定要傷心。
雖然他說著他永遠站在?可這一邊,但?可已經無法坦然面對小武,對她而言,小武是一個伙伴,一個無性別的知己,可現在小武卻自行打破這個微妙的關係,轉變成為異性之間的吸引,最後,?可只有將自己的真實縮到一個任何人皆碰觸不到的世界,完美的偽裝看似依舊平靜的外表,甚至,還希望小武的愛意能夠轉嫁到美知留身上,因為美知留是個需要愛,十分寂寞的女人,她給不起的愛情,美知留可以給,?可對著小武做出強人所難的請求。
可惜愛情不是額度分配,所以小武沒辦法照著?可所說的那樣去做,他心裡的人是?可,又如何能轉向去「愛」美知留?
雖然小武天生體貼入微善解人意,但他也是個人,他也有情緒,告白被拒的挫敗讓他感到失落,即使他與?可的關係似乎無事般還像朋友,但?可的內心已對他築起高牆,這是小武終究始料未及的變化,原本他還以為,只要坦然以告自己的真心,?可會信任自己,她可以更放心的將心事傾訴給他知道,卻沒想到這樣只是讓?可將他推得更遠,這不禁讓人反思,小武當真是那般瞭解?可嗎?還是他已預知了?可的秘密會是可怕的,所以不顧一切的告白?不過,現在看來,應該是前者吧,他只不過是想要藉由宣告真心來告訴?可,自己將會永遠支持她的而已!
只是卻讓?可的壓力大到快要無法負荷了啊!
不論是家人對宗佑所發的黑函那般強烈的反應,現在還要再加上現在還要承載小武對她的愛意?就連世上或許能夠理解她的人都是以異性,她無法忍受的身份,看著自己!
而且還有她對於美知留又無法表達真實的心意!
這多重的心結,終於讓?可自此穿上了更厚重的盔甲,在這世上的朋友已經沒有人可以走入她的內心,為了阻止自己再往更痛苦更毀滅的路途走,?可選擇封閉自己的情感,小武、美知留…等等,每個人皆不得其門而入,甚至她還找來教練冒充自己的男友,為的是讓小武可以死心,讓一向平靜溫和的小武,終於開始逐漸崩潰,因為他明白,這絕對不是讓?可感到痛苦的秘密,為何,?可要這樣假裝演戲?
緊接著,在遊樂園裡,小武竟然巧遇了自己的姊姊,他臉色大變,而鏡頭在一瞬間寧靜了,雖然小武的神情蒼惶,但那名女子卻只是微微一笑,而且還親密地抱住懷裡的孩子,小武逃開了,到了無人的地方,他的腦海裡,閃過他小時候與姊姊正在追逐玩耍的畫面。
美知留發覺了小武的不對勁,因此她便留下來陪伴小武,雖然美知留告訴小武,他可以將心事說給自己聽,因為她要做他們這些人堅強的後盾,但小武拒絕了,在他的心裡,惟一想傾訴的人,就只有?可一個人而已啊!
?可以為自己這麼對小武,就使小武逐步轉向至美知留那裡,因此,她做戲做得更勤了,她每一步都在折磨小武,但其實也同等地在折磨自己,?可不斷地壓抑自己的心情,對美知留做了僅僅只是朋友應盡的本份,她不敢再如同從前般任意的付出情感,因為她想與美知留保留更長久的關係。
但?可並沒有就此斷了做變性手術的念頭,她只是將渴望深深埋藏在內心裡,不敢告訴任何人,她的壓力就如履薄冰一樣,其實只要輕輕地一碰觸,就會碎裂開來,將她完全滅頂於冰冷的海水裡。
美知留終於勇敢的面對了宗佑,親口向他告別,即使宗佑仍然將美知留離開的原因怪罪於Share house那班人頭上,但美知留的幾句反問,以及明確表達自己要擁有自我的立場,的確是有所成長,只是她的堅強,是一時的還是依靠他人所給予的?尚不得而知,但總覺得她跑去向?可宣言要與宗佑分手時,總有幾分討好的意味濃厚,從某些部份看來,美知留的確十分依賴?可,只是這其中有包含愛情嗎?我想,即便有,美知留也無法意識到吧,她到目前為止,仍舊一直只專注於自己的心情與感覺而已,尚無法成熟到去思考或顧及別人的心思,這是美知留的原生性格,算得上是編劇給予的天性吧!
宗佑在今集的戲份少得很可憐,出現的鏡頭大多是天使與魔鬼兩者相互交替,在面對與自己一樣,曾經缺乏家庭溫暖的孩子時,他的笑容的確溫和,甚至還很可親,也願意對其付出一分關懷,但轉過頭面對美知留,他立即變得可怕,宗佑認定是?可這伙人阻止了美知留與自己永遠在一起,他們是他的敵人,惟有打垮他們,美知留才有可能回到自己身旁,卻忽略掉自己的行為是不對的事實。(不好意思,惠太朗可不可以來客串給他心理輔導一下啊!)
宗佑在確認自己被拋下時的神情的確十分可憐,但他所使的手段也實在骯髒,看來他真的把?可當做頭號敵人,這讓我越來越耽憂起?可最後的結局是不是會去領便當?(嗚~)
宗佑除了把黑函寄到?可家中,甚至還張貼至?可訓練的賽車場,引得眾人議論紛紛,雖然宗佑是惡意的,但他的話裡意思卻又直又狠的打中了?可,?可的盔甲被撕裂了,她惟有一個人躲在淋浴間裡痛哭失聲,就連找宗佑算帳的勇氣也沒有。
這時的小武還一直很努力試圖要去接近?可,結果當然碰了一鼻子灰,畢竟?可的自尊心不容許別人用那般嫌惡的眼神看向自己,但卻一直被人用惡意的方式去血淋淋的揭開,她已經拚命地想把心思鎖在最深處的地谷裡,沒想到小武又因為要拉回彼此親暱感覺便哀求?可對他傾訴,而這樣一直逼迫?可的下場,就是最後?可崩潰了,她大吼著煩死了,每個人都有到死都不想說的秘密,狠狠地拒絕了小武的真心。
原本?可對他的信任已經消失了。
小武終於明白了這個道理,他的真心,被狠狠拒絕了,小武來不及收拾碎了一地的心情,便逃回自己的房間,黑暗裡,恍惚中,人生裡最痛苦的記憶一口氣卻湧上來,一向照顧人,給予人關懷的小武最終還是倒下了,而那種他曾經最喜歡的那個人,變成世上最討厭的那個人的痛苦感覺又再度浮上來,可是,有誰能安慰他?
在當夜裡,小武顛顛倒倒走到客廳,看見正坐在餐廳裡哭泣著的美知留,可是他卻無法往前,因為美知留不是那個可以與他互相療傷的那個人,而小武原本以為會是?可,只是經過這一晚,他才知道,他與?可,再也不可能更近一步,原本他以為的那一絲希望,只是錯覺而已,小武回過頭,離開了客廳,在當下,他沒有辦法,給予美知留任何安慰,因為,她不是他心頭上的那個人。
隔天?可繼?保持冷酷,美知留與小武都顯得無所適從,就算美知留如同宣告重大訊息般,說自己終於與宗佑分手的消息時,?可仍舊無動於衷,甚至接近無感般的離開,這讓美知留大受打擊,其實美知留知道?可內心似乎有事,但?可不肯說,將人拒於千里之外的神情,她也不知道該如何接近才好,而一向容易感覺到寂寞的她,最後向十分體貼與溫柔的小武試探性的問:「我能不能喜歡你…」
小武無法回答,他已被?可的態度弄得是焦躁且受傷,所以脆弱的他,最後慢慢將手搭上了依靠著自己的柔弱女子,兩個人沉默地抱著,而在他們的身後,是折回來拿手機的?可。
她面無表情,只有靜靜的看著眼前的場景,這可是她一開始最希望的想法啊,所以她緩緩地離開了,已經痛到麻木的心,早已沒了感覺。
而這兩個因為脆弱而互相依偎的人兒,一聽到聲響便立即彈開,慌亂的小武一下子便看出了?可曾回來的痕跡,他很想要立即追出去留住?可向她解釋,但卻苦無立場,而美知留,走至門外,發現那個曾被弄翻的盆栽,心裡突然浮現了一絲恐懼,她,想起的,會是宗佑嗎?
此時此刻的宗佑,正為了要救小男孩一命,跳到正在行駛的火車面前,而這樣的危機事件,會讓美知留與宗佑之間又有所牽扯嗎?宗佑的人格,究竟是天使亦或魔鬼?
還有,看似開朗的穗理,看見了小倉與前妻正在開心的約會著,穗理在那瞬間受傷了,究竟穗理與小倉先生的故事,會有什麼突破性的發展呢?
 

 

.
創作者介紹

傳媒

kgbyblg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